达里奥:这时候拿着现金是不行的!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很有吸引力

达里奥:这时候拿着现金是不行的!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很有吸引力
原标题:达里奥最新发声:“这时候拿着现金是不行的!”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很有吸引力
  12月12日,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雷·达里奥)与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进行了一场线上对话。
  雷·达里奥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桥水基金创始人,早在80年代他就来到了中国,受到中信集团邀请讲金融课程,他也是《原则》、《债务危机》等畅销书的作者。
  达里奥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很有吸引力,当前世界对于美元资产过度高配,而对于中国的投资则仍相当不足。而楼继伟则表示:“还是应该分散配置,我建议对于发达国家该配置还是要配置的,同时要增加对东亚的配置。”

  达里奥:
  世界对中国的投资仍相当不足
  达里奥表示,作为一个基金投资者,他研究了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他们的债券市场、股票市场、货币市场、商品市场等等。
  “从宏观谈起,历史来看我们今天处在什么地方?”达里奥表示,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他1984年来到中国以来,中国人均收入增长了25倍,人均的预期寿命延长了10年,贫困率从80%降至了1%以下。美国也在变,在全球疫情爆发之前,世界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即使在危机和疫情过去之后仍然会持续。

  他表示,这次疫情是一次压力测试,必须要认识到有三大力量正在影响未来的发展方向。
  第一,跟资金和信用有关。各国都有自己的货币系统与信用系统,而它是一种长期的大周期。当前已经到了零利率时代,很多国家大量举债,为了举债各国央行不停印钞、发行货币,这改变了金钱的价值与储备货币的地位。
  第二,美国正发生巨大变化。美国社会的财富差距日益扩大,这带来了巨大的价值鸿沟与政治上的分歧。而这些分歧对于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其实特朗普的当选反映了美国人民的一种想法,在美国民众内部是有摩擦的,他们希望更多的政策能够有所作为。
  第三,中国的崛起。中国大国崛起对现有的大国发起了挑战,或者说对大国发起了竞争,而且是在多方面展开竞争。

  中美历史上贸易与GDP占比变化  来源:达里奥的PPT
  “这三个力量,债务高企、大量印钞,财富差距分化,以及中国的大国崛起。历史上在1930年也同时出现了这三种趋势,并且今天我们还有新冠疫情的压力测试。”达里奥说道。
  达里奥还表示:“当前阶段,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开放,世界对中国的投资仍相当不足,世界的资金过度投资于美国,而中国市场很大,同样具有吸引力。2020年在历史上将被铭记为一个转变之年,我相信中国和美国资本市场的重要性以及储备货币地位将从这一年开始确立。”
  楼继伟:
  通货膨胀更多表现为资产价格上涨
  楼继伟则在现场表示,中国是和平崛起,中国本身就是个大国,说“大国崛起”也不错。他对达里奥说:“我们是老朋友了,我也说话不客气。我觉得你还是把中国‘抬得太高’,中国离全球金融中心和储备货币国家地位还差的比较远。”
  楼继伟表示,继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之后,中国金融开放的步伐加快,特别是这一两年来开放的力度加大。2020年是一个转折点,非常多的跨境投资涌现出来,包括内地向香港的投资,也包括国际投资进入中国。“但是中国什么时候成为金融中心和真正的储备货币国家,我认为还早,需要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完全开放,这还是比较难做到的。”
  今年以来,全球多个主要国家大规模发行货币,出现了“赤字货币化”的问题。楼继伟表示,赤字货币化逐渐变成了常态,原来的货币理论正在被颠覆,楼继伟个人对于财政直接向央行透支这样的赤字货币化是坚决反对的。
  楼继伟还表示,世界各国大规模发行了货币,但没有造成一般意义上的通货膨胀。他认为,当前通货膨胀很大程度上表现为资产价格的上涨,而没有表现为实物和服务的价格上涨。
  楼继伟认为,相当一段时间内全球都是金融混业经营,货币政策放出流动性,给金融机构互加杠杆提供了巨大的空间,首先表现为金融资产价格的上涨,然后就是房地产价格上涨。“这种情况下,收入分配差距肯定扩大。”
  明年投资展望:
  “这时候拿着现金是不行的”
  在本次对话中,达里奥与楼继伟也分别表达了其对于明年投资方向的展望。
  “现在这个世界对美元资产的投资已经比例过高了。分散投资是最重要的策略,这包括货币的分散、资产类别的分散,以及国家的分散,我觉得这种分散化、多元化的投资将对中国有利,而且不光对中国资产有利,也将同样对亚洲有利。资产将流向那些具有创新力的国家,那些收大于支、拥有良好资产负债表、人力资产充裕的国家和地区将从中受益。资金的流动其实是有利于我刚刚提到那些国家的资产价格的。”达里奥说道。
  谈及今年以来美国股市屡屡创下新高,达里奥表示:“这个时候拿现金是不行的,因为流动性太高了。综观整个历史,高流动性下,我们都是去买股票、买黄金或买其他国家的货币。因此今年,我们看到股市上升,金价也发生了变化,同时美元汇率降了12%。”
  楼继伟则表示,当前面对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什么时候疫情能真正控制住、经济能够复苏是巨大的不确定,如果疫苗明年能够研发成功并广泛接种,是一种情况,否则是另一种情况。假定好的情况发生,那么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要退出,财政政策力度也将逐渐减少。
  对于投资,楼继伟表示:“还是应该分散配置,我建议对于发达国家该配置还是要配置的,同时要增加对东亚的配置。东亚应该说还是此次疫情冲击下表现最好的地区,中国今年是大国中唯一保持正增长的国家,可能会带动东亚地区至少今年不会是负增长。”
  楼继伟继而表示,东亚不像大宗商品国家,以及一些经济不是特别稳定的国家。美国货币政策在逐步退出的时候,会造成全球的外溢性,而东亚地区受到的外溢性冲击比较小一些。背后原因在于:上世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这些东亚国家普遍吸收了教训,对于资本自由开放方面相对谨慎,因此受到的影响较小,而且东亚国家基本不是大宗商品、顺周期的国家。
  编辑:朱茵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婷